尾巴

杂食党 主凹凸
脾气超好
一个渣渣文笔的新进咸鱼
随缘更文
脑死机典型户

关于更文

对不起我拖拖拉拉
开学更文
因为开学了就可以上课写了
上课不搞事就会睡着
所以
我开学一定每周都更

恶性循环(非典型abo)

私设超多,对不起没有继续更原来的那篇文而写了这个,我真的好累,身心疲惫的爱着一个人,爱得遍体鳞伤。
对不起把自己和他的故事带入了,联想到了我俩以后到底会是什么关系,天马行空了一些,所以也就写的很迷了。
好累,真的好累,心累,身体也累。
对不起占tag了
看不惯一定告诉我,我一定删
冷漠暴力A雷×柔弱执爱O安
雷狮信息素:威士忌
安迷修信息素:薰衣草
私设年龄雷狮比安迷修大两个月
下面正文⬇⬇⬇⬇
~~~~~~~~~~~~~~~~~~~~~~
这应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吧,雷狮今天又换了个女朋友呢,为什么不可以是自己呢,好累啊。
骑士道:对爱至死不渝,一生挚爱一人。
安迷修坐在床上抱着雷狮的照片默默看着窗外的一片星空,正如雷狮深紫色眼睛一般。
“雷狮。。。。雷狮。。。雷狮。。呜呜呜。”安迷修突然哭了,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往下流着“为什么我当初要认识你,为什么你原来要帮我,为什么你要答应那件事,给我希望,现在却又让我绝望,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接受不熟悉的omega也不愿意接受我,为什么,你曾经说过你以后会陪我一辈子的,为什么不接受我,明明我才是和你最熟悉的人,凭什么那些omega可以站在你身边而我不可以,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情绪的剧烈波动让颈后的腺体疼痛起来,身体也有些不正常的开始发热,开始被迫有些发情了。
安迷修抽泣着爬到床边拿出抽屉里面的抑制剂,扎进了手臂,液体缓缓进入,精神视野也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了,安迷修倒在床上小声的喊着雷狮的名字,直至昏睡过去。
安迷修做梦了,梦见了小时候。
四岁时的自己一直喊着骑士道,要维护世界和平,却因为身体柔弱而被附近的小孩们嘲笑,自己只能哭泣,自己打不过他们,无助与悲伤将安迷修打得遍体鳞伤,但也是因为那样,他才遇到的雷狮。
自己清晰的记得当时雷狮的走到自己面前,对自己伸出了手,喊到“喂弱鸡,你怎么哭了,你的骑士道呢,不坚持了吗?那么轻易就被打败了?”也是那次安迷修有了一个‘死敌’,每次相遇都会吵,也就就会打一架,但都是自己输。
没见过父母,也就没有对父母的念想,只要有师傅就好,师傅在自己心中是最伟大的,不论怎样师傅的话都是正确的。
每次自己哭着回家找师傅时,师傅都会对自己说:“小安迷修啊,你要努力成长,努力学习,只要你强大了,也就没人会嘲笑你了,你要证明自己可以去守护他人,自己很有用。。。。。”
师傅的话一直激励着自己,每天努力学习,是的,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师傅说的没错,自己的努力终于迎来了一些尊重,可是突如其来的分化却让他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
“安迷修是个omega,是个没用的omega,还想要要保护别人,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的,我不是给omega,我是alpha,一定是他们检查错了,我不是没用的,不是。。。。”安迷修被所有孩子孤立了,原来几个地位较高的孩子更是变本加厉的使劲欺负他。
12岁的安迷修无助的哭了,为什么,明明自己那么努力了,还是没有改变命运呢,为什么,为什么。
安迷修绝望的坐在街角把头满载膝盖里,为什么自己的努力会白费呢,自己那么努力怎么还会是omega呢,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做一个依靠别人的人吗?
“喂,那是傻逼骑士吧,你怎么了,怎么又在哭,啧,那么弱还想保护别人。”安迷修感到有人靠近了他,这熟悉无比的声音不正是雷狮吗?安迷修泪眼婆娑的抬起头看着他,一双原本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绿眸此刻却死气沉沉的暗淡无光。
雷狮单膝跪下难得正经的抓住安迷修的肩膀说:“是个omega怎么了,只要努力还是可以保护别人的,只要有实力omega这个身份不会有任何阻拦的,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永远不会分开的,等你成年了我可以娶你啊,我可是alpha啊。”
但是年少的他们很单纯的约定了以后,没有想过人都会变的。。。。
安迷修梦到这里哭了,在睡梦中哭了,嘴里念叨着雷狮。
安迷修醒来是因为雷狮同学的电话,雷狮喝醉了,让他去接他,看看时间,是凌晨一点了,雷狮居然还在外面,安迷修抹了一把脸,才发现脸上全是泪水,枕头也湿了一大片。
不管了,雷狮最重要,他可不能出什么事啊,想到这里,安迷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加快了速度赶去他们说的酒吧包间。
推门而入里面发情的alpha刺鼻的信息素混合着omega甜美的信息素扑面而来,还好几小时前才注射过抑制剂不然现在自己一定已经发情了,强压下不适感,仔细分辨着昏暗的灯光里的人。
安迷修突然捂住嘴无声的崩溃了留下了眼泪,因为他看到了雷狮怀里坐着个衣衫不整的漂亮女性omega正在和他舌吻。
“你来干什么,谁叫你来的,滚回去。”感觉到目光的雷狮抬头看到了门口哭着的安迷修 一双好看的狐狸眼眯起,瞬间黑了脸,冰冷的说到。
“我。。我 。。呜呜。。是你的同学喊我来的,说是你喝醉了,让我来接你走。”安迷修抽泣着回答,眼神胆怯的瞟着雷狮,不敢和他对视,alpha强大的威压天生就对omega来说难以抵抗,安迷修感觉自己有些腿软,却强撑着。
雷狮扫视了一遍在场的人,安迷修是他的竹马并且喜欢着他这件事整个凹凸中学都是知道的,知道自己和另一个omega在一起还把安迷修叫来,目的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雷狮脸更黑了,冰冷的说到:“打电话给金,让他来接你,滚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可是你。。。。。”
“你是不是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呵,废物还想要我的爱吗?”
“不要,我知道了,对不起,我马上回去。”
安迷修一路狂奔着出了酒吧,在路边哭,边哭边给金打电话。
说起来金和他们两个也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同龄却比他们分化的完,成了一个beta,不过呢有一个爱他的幼驯染,可以说金是十分幸福的了。
金很快就来了,作为他伴侣的格瑞肯定的一起来了,金把安迷修送回了家,不停的安慰哭得眼睛红肿不堪的安迷修,不停的递纸。
“真是的,这个雷狮太可恶了,明明知道安米修喜欢他还这样做,太过分了,安迷修啊,你干嘛一定要爱他呢,别瞪我啊,我知道你放不下,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啊,他现在变了,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他变得让人不认识了,就像你也变了一样,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懦弱,胆小,对他唯命是从,为什么你要这样啊!”
“谢谢你送我回家,我对他的爱,你不懂,我累了,睡了,晚安,你们自便。”说完安迷修便回了房间。
金看着这样的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向格瑞点点头便走向了门口,格瑞看了眼关上的门跟上金把他揽在怀里走向了他们家的方向。
又到了周一,雷狮海盗团众人走在校园内,向教室走去,雷狮有些烦躁的看了看身后,没有那个熟悉的棕色刺猬头。
帕洛斯一直带着标准的骗子的微笑看着雷狮的变化,看到他一直在观察周围便假意是对身后的佩利说,实则是说给雷狮听的:“唉,佩利,你说为什么今天没看到那傻逼骑士呢,原来不是每天都大早上来等我们给老大送早餐吗?为什么今天没了呢?”佩利神经大条,没在意细节说:“管他呢,他肯定是不想来找老大了。。。”
“闭嘴,佩利”雷狮恶狠狠的说到。
卡米尔早就发现自家大哥今天早上情绪不对,很是暴躁,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拉了拉围巾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如大海般的蓝色眼睛。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没见到过安迷修的雷狮怒气值一直在上升,铃声一响便粗暴的使劲踹开了课桌,把前面好几桌的人都一起踢来挤成一团,那些倒霉的人都不敢抱怨一句,只能忍着疼痛悄悄退出教室其他人也都快速离开害怕被殃及。
“大哥,我们去食堂吧,安迷修肯定也会去的,会遇到他的”卡米尔开口了,语气听不出什么来。
“就是啊老大,我们快去吃法吧,不然待会儿全没了要饿肚子的。”佩利心急的想去食堂吃饭,生怕没了。
只有帕洛斯笑而不语。
雷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起身走向食堂,卡米尔说的对,安迷修也要吃饭,一定也会去食堂,不愁遇不到他。
雷狮走到食堂随意做到一张桌子旁,原来围着吃饭的人都纷纷端起饭快速离开,还不忘把桌子擦干净,雷狮一边等着卡米尔给他打饭,一边扫视食堂里的人,本来目光一扫而过一张只坐了两个人的桌子,却因为其中的一人而停下来了。
那个人正是安迷修,他正暧昧的靠在他身旁那个人怀里,柔若无骨,那人散发出明显的alpha气息,正一勺一勺的喂给安迷修饭菜,安迷修散发出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娇笑着吃下,把omega的诱惑体现的淋漓尽致。
雷狮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然后邪笑着走向了他们。
“哟,这不是那什么初三的级霸吗?是叫什么尿源吗?啧啧啧,你妈是有多讨厌你啊,给你起那么奇葩的名字,可怜啊”
“不许你那么说燎原,该死的恶党,走开啊,一只会放电的小猫咪而已那么拽干嘛,哼!”那级霸还没出声,安迷修就先站起身瞪着出声反驳了雷狮。
雷狮在听到‘小猫咪’这个词时脸色一沉,一把抓过安迷修冷冷的说“呵,安迷修啊安迷修,你一定要挑战我的底线吗?呵呵,天真,你以为你是谁,一只被主人玩腻了丢弃的丧家犬而已,有什么资格来反咬主人,虽然我现在解开了你脖子上的锁链可是只要我想,依然可以给你套上。呵呵,你说是不是啊,坏狗狗。”冰冷的语气让安迷修不寒而栗,是啊,虽然解开了明显的项圈,可是却一直有一个无形的项圈还在他的脖子上啊,更是锁紧了他的心脏,这是从小到大一直都在的,小时候就被不断打倒,不断被打击,却又不断被保护,相当于打你一巴掌又给你一颗糖,一点一点被套上了无形的项圈,而锁链的另一头就被雷狮紧紧抓在手里啊。
“你们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雷狮,你太狂了吧,连我的人都感动,怕不是活腻了,兄弟们一起去收拾他。”被无视很久的级霸终于插上话了,喊上众多兄弟要打雷狮。
“呵呵,就凭你们这些弱鸡?可笑,安迷修啊,你的品味越来越差了啊,要打吗?可以啊,下午放学,凹凸公园里的树林里等你们,别不敢来哦,安迷修你一定要来哦,呵呵哈哈,走我们去吃饭。”雷狮说完喊了卡米尔等人回了座位吃饭。
时间很快来到了下午,那个级霸带着一众小弟和安迷修很早就等着了,结果雷狮他们迟迟不来,只能百般无聊的抽着烟,一时小树林里升起了浓烈的烟味,安迷修被呛着了,对那人撒个娇走到了小树林外边呼吸新鲜空气。
一只手拍在了他肩上,然后顺势把他搂入怀里,捂住了想要呼救的嘴,一股醉人的威士忌酒味弥漫开来将他包裹住,吸一口全是信息素的味道,他也被迫散发出薰衣草信息素,脸色有些发红。
“安迷修啊安迷修,想反抗我啊,想走了啊,休想,我让你亲眼看着你那情夫是怎么输的,呵,帕洛斯行动。”
只见帕洛斯和佩利一起走进了树林,没过几下就传来了惨叫声,卡米尔打开电脑连接上佩利随身携带的摄像机把那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安迷修看着里面的人被帕洛斯的暗影使者打倒在地,佩利则直接去和那个级霸打,佩利直接人肉攻击,而级霸则是和他的名字燎原一般是可以使用火的,火灼伤了佩利的皮肤烧断了一些头发而这些伤口却让佩利更是狂暴的攻击。见人都昏迷的差不多了,只有那级霸和帕洛斯佩利还站着,卡米尔面无表情的拨通了110,告诉了地址,便和雷狮一起躲到了一旁看戏。
警察来的很快,帕洛斯一听到警笛声就停止了对那人的攻击并且打晕了佩利,自己也受了那人重重打下的几招,然后倒地,呻吟不止,喊着救命。
警察一来立刻叫了救护车抬走了在场所有受伤严重的人,只有那级霸是被带入了警局的。
“看到了吧,你永远打不过我的,不可能反抗我的,乖乖听话我的宠物。”雷狮邪笑着看着一切结束,搂抱着安迷修咬着他的耳垂说到。“走吧,乖宝贝,该回笼子了吧,野那么久了。”说完抱着安迷修往雷狮海盗团的基地走去。
卡米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盯着完全呆住的安迷修提了提围巾压了压帽子,跟在雷狮后面走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雷狮。。呜 。雷狮,求你了,放我出去我害怕。。。呜呜呜”安迷修被雷狮带回来后就被粗暴的丢进了这个完全没有一丝光亮的房间,安迷修怕黑,是雷狮知道的事,他就是故意的,不理睬他。
门吱呀一声开了,来者正是雷狮,他一脸玩味的看着跪在地上哭的安迷修,走上前,挑起他的下巴,借助从门外射进来的灯光嘲笑的看着他满脸泪光的脸。
“怎么样,安迷修,好玩吧,刺激吧,你不是很勇敢吗?敢去勾搭男人,呵,胆子大啊,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反抗了,啊?呵呵,天真。”雷狮一把甩开安迷修的头,将他甩翻在一边,并且走过去一脚踹上了他的肚子,omega的肚子很敏感,随便碰一下都会颤抖更别说是一脚踹了上去,安迷修疼得蜷缩在一起,颤抖得不停,不敢看雷狮,使劲把自己缩成一团往角落里移动。
雷狮就这样看着他慢慢爬,突然觉得爬的好慢好无趣,一把拽过来,箍住,安迷修发出惊恐的尖叫,快速凝聚原力召唤出凝晶流炎刺向雷狮。“呵,正好可以不用提取你的原力了,只要拿走你的武器就好,你的剑我就收下了”说完便将他们往门外一抛,门口的卡米尔顺势接住拿走了。
雷狮一只手掐住安迷修的脖子将他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拿出一个黑色皮质项圈,带在了安迷修的脖子上,安迷修清晰的听到了落锁的声音,“不要,求你。。”话没说完便被雷狮的吻堵住。
雷狮熟练的吻技让安迷修招架不住
整个人软了下来,被威士忌味信息素包裹住,自己也被催发出薰衣草信息素。
雷狮抱起安迷修走出了小黑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啊,安迷修,自己看看自己那副发浪的样子,呵呵呵呵,可真是jian啊”
安迷修被按在房间的等身镜上,雷狮将他的双手一把按在头顶,身体整个压住他,另一只手攀上他后颈的腺体轻轻捏动,抚摸着。
安迷修满脸潮红修长的脖颈上系着色情的黑色细项圈 上面还有个大大的铃铛,和狗狗带的没什么区别,虽然带着项圈,却依然没有遮住腺体,要害被人抓住的感觉让人非常不好,整个人颤抖着。
安迷修突然明白雷狮想干嘛了,他想要自己强制发情,可是他又不会要自己干嘛要让自己发情,恐惧蔓延开来,安迷修绝望的喊到“不要。。求求你雷狮。。。不要。”













~~~~~~~~~~~~~~~~~~~~~~~~
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开车,一想到自己与他的关系就特别爱哭,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和他在一起最久的人,明明我和他才是青梅竹马,可是凭什么在他身边的不是我,好啊,他要去找女朋友,那我就找男朋友,我就这样堕落好了,反正他答应了,那我就玩着等他吧,是,我可能是天生卑贱,呵呵,他那样说我了,我都还可以晚上自己哭得没天没地,白天又要笑嘻嘻的去面对所有人,装出自己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呵呵哈哈,自己就这样玩吧。

不想看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删的,只是拜托别说脏话别乱骂人。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OK!?

本性相吸(一)

哒哒哒哒哒哒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渣渣文笔  严重ooc   额
兽人pa  浪跳薮猫雷×乖懵细腰安
捂脸bug超多无视吧
开头超无聊而且想不出写什么
也没体现出雷安。
对不起
轻喷
下面正文⬇⬇⬇⬇⬇
~~~~~~~~~~~~~~~~~~
“哇,为什么凯莉小姐还不回来啊。。”某只在吧台等了许久的细腰猫强压下急躁的心情强装淡定,微笑着打发走前来搭讪的女人,一对三角形耳朵抖了抖,“淡定淡定,要淡定,呼噜呼噜。”被凯莉哄骗着说让他看看正真的成人的世界而来夜店的安迷修有些后悔,他怎么没看出白日里乖乖女样的凯莉会是夜店女王呢。这个霸主走后先前悄悄打量他的目光变得肆无忌惮。
在夜店里还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算得上少见了。一双浅绿色的大眼睛不安的四处张望,清澈的光芒,在这混乱的夜店里让人分不清究竟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内地里的心机重重。安迷修坐在吧台前无聊的摇来摇去吸引众多目光。
凯莉去了半小时厕所了,怎么还不出来,安迷修内心正义的骑士道压制了他想不等凯莉自己走掉的想法。
雷狮海盗团步入酒吧时引起了一片嘈杂,作为酒吧的驻唱乐队,高颜值是一定的。
雷狮走在最前方,一双上翘的宛如星空般的紫色媚眼配上勾起的薄唇一片轻挑之意,黑色的露腰紧身衣勾勒出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皮裤将腿的线条勾勒到最长,肆意张扬的头巾是不是飞舞,一对黑色三角形耳骄傲的立在头顶,一副拽得没天没地的样子。
卡米尔走在雷狮后面一身松松垮垮的黑色连帽卫衣不注意露出的精致锁骨,黑色露出脚踝的裤子一边随意挽到膝盖瘦弱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不经意的把人撩,这不是卡米尔的本意是雷狮在出门前强推他去换掉了原来的一身原谅色,帽子也换成了带铁环鸭的舌帽,没有了围巾的感觉让他很是不妙。用力压了压帽子遮住了如大海般的蓝色眼睛,悄无声息的打量着或新或旧的人。
佩利一直都是活力无限的一头乱糟糟的黄色长发高高扎起在背上扫来扫去,大摇大摆的走着,短短的耳朵和带黑褐色毛尖的尾巴激动的乱摇。
最后的是帕洛斯,白色的半吊带连体衣露出了苍白的病态肤色和皮包骨般的身材,一双瞳孔橙色眼白却是少见的黑色的眼睛微眯着大量着人群,一大堆细蛇般的白蛇长发被几根黑色发带扎成小股又被粗宽的黑色发带束在一起,露出翘立起的大大的狐狸耳朵,涂着黑色指甲的手微微和人群打着招呼。
雷狮看着吧台前烦躁的安迷修眼里闪过一丝趣味,露出猎食者的眼光。

––––––––––––––––––
哇哇哇哇哇,我也不想停在这里可是我死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不出来了这能慢慢连载了,有想法了就写。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想得老壳痛,死机了,再加上要赶工漫展上要用的道具所以拖了好久对不起对不起 @枭. 对不起
写得超不好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请你原谅我,我比较傻写不好,对不起😣😣😣

好想有位伟大的太太写一下啊!
给点粮吧!
跪拜